南方网> 揭阳新闻

走进揭阳非遗|追风筝的老人谱写云端传奇

2018-03-30 11:58 来源:揭阳日报 林文君

  人物档案:

  薛喜乐

  1950年出生,揭阳榕城区西马人,退休工人、风筝艺人。在木工家庭中成长的他,自幼对风筝制作技艺产生浓厚兴趣,在继承父辈制作技艺的基础上,于多年的实践过程中不断摸索学习。其风筝制作技艺融合传统手工、竹木加工技艺及传统的绘画手法,并在粤东地区首创可拆卸、可折叠、可组合的大型风筝,构思巧妙,色彩鲜艳,形象丰富,既逼真又立体化,形成了自己的风筝特色和技艺特点。2017年获评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(揭阳风筝制作技艺)代表性传承人。

  薛喜乐放飞自己制作的象征着中国56个民族大团结的56米长的龙头蜈蚣风筝。该风筝采用传统工艺制作,龙头可拆卸,龙身可折叠,龙爪可收缩,放飞控制栩栩如生十分壮观。

  蝙蝠风筝。薛喜乐 作

  蝶双飞风筝。薛喜乐 作

  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“竹马踉跄冲淖去,纸鸢跋扈挟风鸣”“ 只凭风力健,不假羽毛丰。红线凌空去,青云有路通。”……这些优美的古诗句不仅描摹出放风筝的无限乐趣,也勾画出风筝翱翔于天空的美妙场景。风筝古时称为“鹞”“鸢”,距今已有2400多年历史,是人类发明的最早“飞行器”。风筝艺术在揭阳有着历史悠久及独特的特点,风筝以竹、纸、绸、色彩、香糊作主要原料,纯手工制作,以师承或家传的形式流传至今,已有800多年的历史。

  放风筝作为揭阳民间一种集文化、娱乐、体育健身游戏于一体的活动,很早就传遍各乡村。清初潮州海阳县籍监生陈珏往海丰做客,路过揭阳,见村村展现放风筝的美景,遂作五言《海丰道中见纸鸢》以咏之,诗曰:“客路当重九,村村见纸鸢。秋空真旷远,平地忽高翩。轻薄风资力,升沉入楃权。遥看一缕断,知落阿谁边?”清末揭阳知名画家林天筠也有题风筝图诗记趣:“送你纸鹞上天挂,五十铜镭画只半;揭阳北门夏布老,买了风筝又添线。”地域不同,放风筝的季节也有区别。北方放风筝是在阳春三月清明节前后,揭阳则是在九月重阳节前后。寄托着人们追求幸福的一种意愿,意谓转运,是日把风筝放得高高,许以心愿,意谓“衰运”尽去,“好运”重来。人人都想让自己的风筝放得高高的,任其飘飞,以偿心愿。

  时光流转,如今的生活似乎被人们按下了加速键,少了几分优游自在的乐趣。但在榕城区西马路赖蔡宫巷薛厝埕薛喜乐家中,却总能从五颜六色的风筝中感受到春日的悠闲意趣。

  今年68岁的薛喜乐,出生于木工家庭,祖、父辈均为制作风筝的行家里手。受家庭的熏陶,薛喜乐从儿时起就对风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及至工作、组建家庭,也没落下这个爱好。放风筝、制作风筝成了薛喜乐业余生活的最大乐事。他坚持传统的纯手工制作方式,并在多年的不断摸索学习实践过程中,传承创新,他所制作的风筝作品种类丰富,有龙头蜈蚣、双蝴蝶、八卦、老鹰、鹦鹉等造型,并从上世纪90年代起研制可拆卸、可折叠、可组合的大型风筝。作品构思巧妙、色彩鲜艳、形象逼真,立体感十足。薛喜乐告诉记者,目前,自己做过最大的风筝为56米长、直径1米,象征着中国56个民族大团结的龙头蜈蚣风筝,除了大型风筝的校飞,普通风筝的扎制、糊裱、绘画、放飞4个关键环节都由他独自完成。

  在某个惠风和畅的下午,薛喜乐带着我们亲眼见证了他那56米长的龙头蜈蚣风筝的雄姿。只见那直径1米的龙头栩栩如生,在龙头的后面,是56节 “身子”,每节之间的距离约为1米,每一小节主体直径为0.5米,加上两边的“翅膀”,身子宽度超过2米,形体十分庞大。而最巧妙的是,薛喜乐发明了可拆可组的“龙头”“翅膀”,特别是两边的“翅膀”采用了仿似折叠伞骨的做法,以此达到运输过程中的收放自如。如此奇特的风筝,一下子就吸引了过往的行人驻足,在7、8个小学生的帮忙下,薛喜乐瞄准风向,“1、2、3,放!”,随着一声令下,小孩们放开了手中的线,薛喜乐奋力向前奔跑,飞起来后的龙头蜈蚣风筝扭动翻腾,似在云间奔腾飞舞,如神龙一般显出叱咤风云之势。看到此景的人们莫不拍手称奇,而此时,气喘吁吁的薛喜乐脸上也乐开了花。做风筝、放风筝,半个世纪多过去了,直至今天,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仍旧享受着风筝带给他的喜和乐。

  近年来,薛喜乐多次义务开展暑期风筝制作培训课,向小学生传授揭阳风筝制作技艺。此外,他还常常到望江广场、市委党校广场、榕江河畔等地与风筝爱好者传授和交流制作及放飞技艺,并定期邀请风筝爱好者到家中交流切磋,现场制作,重点讲解传统制作技艺的要点难点。他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加入“追风筝的人”队伍中,重拾放飞的乐趣;也迫切希望风筝制作这门古老技艺能更好地传承延续。

  揭阳风筝制作技艺

  风筝传入揭阳于宋代,旺盛于明清。风筝艺术作为揭阳民间一种文化、娱乐、体育健身游戏活动,传遍各乡村,传遍整个潮州府所辖各县乡。清末至民国抗日战争前,揭阳进贤门外大埔(今揭阳榕城东风广场)每年都有风筝竞飞活动,常有比赛,涌现一批风筝艺术高手。揭阳民俗放风筝是在农历九月重阳节前后,人们把风筝放得高高,许以心愿,意谓“衰运”尽去,“好运”重来。

  揭阳风筝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,以竹、纸、绸、色彩、香糊作主要原料,制作过程分为扎制、糊裱、绘画、校飞4步骤。以传统工艺纯手工制作,以师承或家传的形式流传至今,已有800多年的历史。图案多取材于动物,昆虫、飞禽、飞鱼等,构思巧妙,形象逼真,色彩鲜艳,种类繁多。主要有单蚕蛾(蝴蝶)、双蚕蛾、双金鱼、老鹰、猫头鹰、鹦鹉、蜈蚣、龙头蜈蚣、虎头蜈蚣、八卦、鱿鱼 、魟鱼,大头鲙、弓仔、京剧脸谱等。2013年,揭阳风筝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五批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2016年第二届阳江风筝文化节上,薛喜乐和阳江“风筝将军”阮家培交流切磋风筝制作技艺。

  薛喜乐通过参加文化遗产精品展、开展义务培训班等,展示、传播揭阳风筝制作技艺。

  走进薛喜乐家中,就置身于一个风筝的世界,这些五颜六色的风筝让人感受到春日的悠闲意趣。

  观 点

  为传统娱乐的薪火延续点赞

  把某些传统的娱乐形式传承下来,为现代文娱丰富古代元素,保留集体记忆,扩大娱乐趣味,具有文化传承与保护的深远意义。因此,把“揭阳风筝制作技艺”列为“非遗”代表作之一,是很正确之举。

  娱乐是人性的必需,也是生活的组成部分。娱乐可以怡养性情,放松心情,融汇人际,增长智慧,不分哪个时代、也无分年龄文化性别,都不会排斥它,只是喜欢的形式、程度等不同而已。

  娱乐也是受到时代条件制约、人的乐趣转移等因素直接影响的,于是有的在历史进程中被淘汰,有的随着社会脚步,经过调整提升之后流传下来。凡是生命力较强者,其“好处”必然较多,所以价值也必然较大。用这样的认识论去视传统娱乐,就会产生对“存活”非遗的珍惜,从而有更高的保护自觉、更大的传承动力。对于风筝就可这样看待和对待。

  风筝是“放风筝”娱乐的道具。风筝制作是这一娱乐必不可少的前期工作,所以风筝制作技艺理所当然地成为“放风筝”娱乐活动的核心环节。通过机杼特出的匠心,把传统技艺进行升级与发展,使其可提供的乐趣焕新、加大,这是传承的较高境界。达到这一境界,娱乐与时俱进,从而挽留、吸引了更多的“铁粉”,非遗就呈现活性与活力。在这方面,薛喜乐既通过做巨型风筝以达致前无古人,又发明相关部件的可以折叠组拆,改变传统的固定模式,为风筝增加了奇特性,他的传承是高效的,发展的,可给人以各种启迪与促进。值得充分肯定。

  像薛喜乐这样的“非遗”传承人,在传统娱乐的“现代化”上付出汗水,为社会生活保持一抹靓丽色彩,乍看事小,但意义不菲,于是为之一赞。(彭妙艳)

  总策划:曾楚雄 余映涛

  策 划:吴 嘉 郑培亮

  顾 问:李锡洁 彭妙艳

  统 筹:黄晓旋 林佳燕

  撰 文:林文君

  摄 影:郑楚藩 通讯员

  标题题字:谢海宾

编辑: 李婉芬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